Brandcenter
品牌中心
LONGSUN MAGAZINE
首頁>品牌中心>隆生刊物
自揭其短,打一燈謎◎張佳松

“自揭其短”,打一燈謎,來自《桃花源記》,謎底是“不足為外人道也”。“不足”此處理解為短處,意指把自己的短處說給別人聽,原意譯為“不值得對外邊的人說”。那么自己的短處值不值得對外邊的人說?“值得”二字,在功利的背景下,把每件事都定了價值,值與不值,皆有誘因。

人人都希望自己能盡賢才,但人不盡完美,所以“吾日三省吾身”,靠自己檢視得以醒悟,但畢竟不全面,才有三人行有我師,取其人之長補余之短,虛懷若谷。

“自揭其短”要先于“承認錯誤”,在說“自揭其短”之前,不妨先剖析承認錯誤會發生的正反案例。此處分被動和主動兩種情況,一種情況是,主動承認錯誤,樂于接受批評,洗耳恭聽,見賢而思齊;而另一種情況是,犯了錯,在外界壓力之下被動承認錯誤,自以為棋高一著,乞求原諒,實則存在僥幸心理。

不愿意接受批評是人的本性,即便承認錯誤,也是十分被動,何況自揭其短。當別人夸你的時候,即使內心里知道人家言過其實,但聽著心里很開心;當別人批評你的時候,即使內心里知道人家說的很對,但還是要強詞奪理,諱疾忌醫。

“承認錯誤”常被認為是企業危機公關的一劑救命良藥。

案例之一,來自傲慢的意大利奢侈品牌杜嘉班納。

事情起因是杜嘉班納的一則宣傳視頻,這則杜嘉班納針對中國市場的宣傳視頻,呈現的方式卻非常粗俗傲慢——“用小棍子形狀的餐具來吃偉大的傳統瑪格麗特披薩”,隱喻中國消費者的無知,并在之后的其創始人直接的“辱華”言論將品牌危機推上高峰。但是,企業在危機發生的時候,并沒有認識到錯誤,而是狡辯的回應,企圖用最簡單的辦法逃避責任。直到事情發酵,形勢所逼之下才低頭認錯,孰知已經遲了,很快,針對杜嘉班納的聲討走向全世界。

案例之二,海底撈食品安全事件。

2011年8月22日記者臥底揭露了海底撈骨湯勾兌、偷吃等問題,引起社會軒然大波。事情發生僅僅3小時,海底撈官方渠道就發出《關于媒體報道事件的說明》,語氣誠懇,承認勾兌事實及其他存在的問題,感謝大眾和媒體監督,并對勾兌問題進行客觀澄清。他們沒有隱瞞事實,大事化小,反而大方承認“每個月我公司也會處理類似的食品安全事件”。事后,海底撈主動邀請媒體記者,全程記錄骨湯勾兌過程,發布整改方案,并且一改此前管理上的不足之處,各門店實現后廚公開化、信息化、可視化,這些自揭其短的動作,讓所有人看到一個企業的誠意。

正反兩個案例可見,“承認錯誤”并非是一劑良藥,而是一種博弈,企業管理者存在的僥幸心理。海底撈主動承認錯誤,是不是一定會被原諒,不一定,因為錯了就是錯了。正是如此,為什么不能把錯誤扼殺在萌發的時候,為什么要在錯誤發生之后才想去承認錯誤呢?眾所周知,企業的負面新聞多由媒體或者第三方捅出來,企業的第一反應也往往是辟謠甚至發出追責聲明。畢竟,“家丑不可外揚”,自己的短處值不值得對外邊的人說要優先于“愿不愿意說”。現實中,大多數企業為了維護形象,遇到輿論批評,便竭力公關,只為維護企業形象。許多企業有太多的見不得光的東西,他們努力打造的公眾形象只是一件華麗的外衣。“自揭其短”果真像個謎語,揭與不揭,值與不值,真是讓企業難以決策啊。

2000年,華為登頂全國電子百強,外人看華為形勢一篇大好,任正非卻“杞人憂天”地在一篇名為《華為的冬天》文章中大談華為的危機和失敗;2015年,任正非對女兒孟晚舟執掌的財務團隊提出了毫不留情的批評,指出財務審批流程太復雜、財務人員經常設阻力等。可以說,華為的“負面新聞”隔三岔五就會在網上出現,但華為卻越做越大,這其中原因值得深思。

“自揭其短”也經常被看成企業營銷的手段,在大眾眼中的“做秀”是否真的是做秀?“自揭其短”果真像個謎語?

隆生說,隆生經常是有一說一,比如之前東湖7區發生的盜賊尾隨業主進入小區搶劫未遂的事件,隆生就在雜志上原樣刊登業主言論,直面批評,哪怕有人說“打倒劉小波”,雜志也照登不誤,自揭其短;前兩年劉小波拍腦袋做出的延遲半小時上班的決定,在雜志上也是自揭其短。無論是不是營銷手段,“自揭其短”防患于未然,并先于“承認錯誤”。于個人,自揭其短是對人性弱點的克服,于企業,則是對社會負責。建議隆生在內刊開個專欄,針對企業文化、樓盤工程等問題,有問題便“自揭其短”,廣納諫言,有披露自能聞過則喜。

講了這么多,燈謎該如何解?凡事具有兩面性,就好比一個雞蛋,從外打破是被當作食物來吃,從內突破則是生命的誕生。


(張佳松,《隆生》特約撰稿人)



2009-2020 隆生企業版權所有 粵ICP備05072500號
湖北体彩开奖查询结果 北京赛车pk10玩法 王中王一码中特王中王特 捕鱼达人4无限内购破解版 网上捕鱼棋牌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香港护民图库彩图网址 棋牌游戏娱乐素材 上海时时乐号码走势图 平台股票期权 两分彩全天计划网址